三星伴月是一种天文奇观真是不祥之兆预测灾难发生的异象吗?

此外在科学系统发展前,占星术与天文学、炼金术、气象学和医学都有着密切关系。

比如哪哪儿不好,晚上夜观星象,就连诸葛亮当年在军营,也利用星象观察来推算自己的命运。

不过占星术到后来的发展更多演变成为人文科学的一部分,并为人文科学发展和应用做出了一定贡献。

天体应该按照怎样的规律进行运动等等,这些都是占星术在人文社会中的一种表达。

一个占星术士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做假设和推论,以此来获取市场的认同以及收入。

不过由于天文学在这一时期还未系统化,因此生涩语言无法让大众理解,或者运用。

因此就占星术本身来讲,其自身的语言符号,以及尚不完整的基本理论可以让占星术士有较多的发挥空间。

就占星需求来讲,人的情感需求实则反映在占星术中,并且通常是情感需求高于理论描述。

这就好比医生、股票分析师、心理咨询师一样,人们的重点观察不在于天文本身,而是自我需求。

占星术在历史中的表现也依附于文明,在印度、中国,以及早期的玛雅人时期,占星系统都十分受人重视。

而在西方,占星学最常见的则是由占星命盘系统来对一个人的性格方面做出解读,以及人们在出生时辰对应当时的太阳、月亮,或者其他天体方位来预测此人未来的发展。

在西方,占星术主要继承于古希腊、罗马的占星文化,在文艺复兴之前,占星术主要为皇室成员服务,并且占星者要在修道院内进行教授和学习。

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接触关于占星术的知识,因此在这一时期内,占星术被广泛应用。

或许正是这一时期人文主义兴起,并受当时的哲学思潮影响,占星术受人认可有一部分是受传播途径改变而改变。

不过到了17世纪,文艺复兴引起了不少学者对科学思想的追求,这使得不少欧洲学者开始以崭新的角度去思考占星术。

随着欧洲科学思想的不断传播,哥白尼的日心说得到推崇,占星术也渐渐地失去了它曾经的地位。

对于中国来讲,早在商代以前,占星术就已经开始萌芽,不少商代的甲骨片都表明这时期的人们记录了天象变化。

不过占星本身没有像西方那样有着循规蹈矩的发展,占星术在中国古代更多地成为了一种思想元素。

比如道家中流传的紫微斗数,其本身就是观星所创,但是关于相关的记载书籍却并不多。

不过紫微斗数的方法论大体上与西方的占星术相似,都以星象观察来窥探一个人的吉凶。

例如道教中所讲的三星伴月,中国古代天文学认为金星为凶星,而金生水,水又为险。

火和土象征炎黄,在五行归纳中,金为白虎位,如果年为虎年,那么出此天象则是一种警示,很有可能出现不祥之兆。

另外在《汉书·天文志》中,“四星若合,是为大汤。其君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

而在2022年7月,NASA观察到火星、木星和土星会在7月出现在早晨的天空,并且同时还会伴随金星出现,最终与月亮共处一片天空。

三星伴月在天文系统中并不常见,至少要在同一时刻看见这4颗天体以十分接近的状态同时出现在天空完全看个人运气。

当然,就现代天文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在过去也是又出现过的,这是几者之间的轨道交互。

夏日里三伏天,天狼星的活动影响了夏季的变化,而我国古代的占星术又认为此像并不吉利。

在古希腊文化中,天狼星意为“灼热者”,希腊和罗马的星象学都认为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因天狼星的活动,会增加太阳的热量,所以夏天会非常热。

这种轨道进动被称作“拱线进动”,而在月球运动中,月球轨道在轨道平面内旋转,即椭圆的轴改变方向。

另外,火星轨道离心率比地球大,当火星与地球之间的距离最小时,便会出现“火星冲日”,时间间隔大约为779天。

而金星长期以来都是除太阳外最明亮的一颗行星,其自身的轨道变化会在它与地球和太阳连线之间时,金星会更靠近地球。

最后是木星,木星作为太阳系中最大的行星,远近日点有很大的差距,大约在7500万千米。

就这四颗行星来讲,它们本身就位处于一个平面内,但在运动空间中有会合,因此只要时机恰当,三星伴月也不是没可能。

但就其本身来讲,占星术追求对个人及事物的确定,天文学追求对宇宙天体运动的确定。

两者各不相同,却又在同一条道路中,或许作为人类来讲,把握未来的不确定性是多数人一生想要追寻的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