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滑板全运冠军的重启路

2021年9月11日,在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滑板街式组决赛上,暂列榜首的国内滑板领军人物高群翔在准备第四轮“大绝招”时落地失误,右腿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睁开眼就被烈日刺着,他用手撑地却怎么也站不起来,最终被担架抬出场。

“‘大绝招’就是两轮线路滑行后的技巧比赛,是拉开差距的‘杀器’。”回忆比赛时的场景,今年20岁的高群翔说,他的脑海一片混乱。

好在凭借前几轮积累的优势,高群翔保住了这枚来之不易的全运金牌。但赛后的核磁共振结果,让他的滑板竞技梦,可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天。

“十字韧带撕裂,外加半月板和小腿骨损伤。”高群翔掀起裤管,护具还紧紧包在膝盖周围。

5岁起练滑板,高群翔落下数不清的伤,甚至两颗门牙都磕坏了,平日里戴着假牙。他说:“每次大伤都在右腿,久而久之改变了我发力的部位和幅度,才会不停地受伤。”

“娃就是一路摔大的。”高群翔的父亲高勇叹了口气对记者说,“高群翔从小性子急,做什么都喜欢快,我就自己翻书教他滑板,让他学会怎么压住速度。”

古城西安并非滑板运动发达地区,但就是靠这股子“摔了练、练了摔”的 “拧劲儿”,高群翔在2012年首次拿到全国冠军。2017年,他夺下全国职业滑板争霸赛冠军,并在一年后蝉联,成为国内滑板界“第一人”。

2018年,他与表哥孙坤坤共赴亚运会,代表中国队分别闯进滑板项目碗池组和街式组的前八。“我俩当时都有些保守,很熟练的动作没敢做出来。”眼下同样受伤病与状态所困的孙坤坤说,“我们当时都以为今后会有很多国际大赛的挑战,但有时候机会就只有一次。”

站上大赛舞台争金夺银的梦想被按下终止键,但却为新的开始按下了加速键。全运会后,在医院躺了一个月的高群翔把深藏心中的想法告诉了家人。

“其实就算没有受伤,我也考虑过开一家滑板公园。”高群翔说,自己是在崎岖路面上练出来的,如果从小就有高标准场地,他在父亲指导下说不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玩滑板积攒下来很多支持者,他们在我受伤后的祝福让我很温暖。我就想让更多人参与、爱上这项运动。”他说。

靠着高群翔在全运会和其他比赛积攒下的奖金,一家人在西安西郊看中了一座工业园里的厂房,1000平方米的场地在上海一家极限运动设计团队的规划下,摇身一变成为兼具专业与个性的滑板乐园。在打造场地时,高群翔和孙坤坤也加入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在西安营造起更浓厚的滑板氛围,从这里走出更多未来之星。

因为对设施精益求精的要求,滑板公园的开放日期从7月拖到了8月,基本错过了暑假这个青少年体育培训的黄金期。近来,偌大的场地在大多数时间稍显冷清,但高群翔还是每天走进公园,闲了就把墙上一排排的滑板擦了又擦。

同样在西安办滑板培训的高勇,也不时来看看。“我劝他保持耐心。他性子急,必须经历一些需要投入很长时间才能看到回报的事情了。”高勇说。

“眼前有这么好的场地我却滑不了,心里太难受了。”高群翔说,他今年3月感觉身体恢复得还可以,就试着重新踩上滑板,但不到一个月旧伤复发,不得不中止“复出”。

在无法延续竞技生涯这件事上,高群翔没有表现出十分懊恼。毕竟对于这个大男孩来说,人生路还很长。

“我喜欢滑板,就是因为它任何时候都能给我带来快乐,完成一套新动作,和拿到金牌一样让我开心。要是能带出好徒弟,我也一样开心。”

他说,自己是那种脑子里有想法但嘴上说不出来的人,教学生得自己先做出那个动作。这让他下决心进行一次彻底的康复治疗。这段时间,他计划前往北京接受一个月的康复,即便最乐观也只能恢复到以往七八成的水平,但带青训绰绰有余,场地的教学与其他活动也能慢慢步上正轨。

“那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高群翔笑着拨了拨鸭舌帽檐,继续说:“就像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开始滑板,什么时候都不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