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冲浪、攀岩…一个人的“激情”运动

个性张扬的年代,人们在体育消费上呈现出越来越个性化的趋势,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丰富了个性化体育消费,一些小众运动来到了我们身边。

张源是哈尔滨市外资企业市场部的主管,两年前他被公司派到泰国工作半年,那里是冲浪爱好者的天堂,大多数海滩都可以享受冲浪的乐趣。他一下子爱上冲浪,并花费巨资购来了冲浪板和其他设备,成了一个铁杆发烧友。现在张源张嘴闭嘴只有滑水、冲浪和帆板,说到冲浪,张源能从冲浪运动的故乡大溪地说到夏威夷,从冲浪板的制作说到技术的改良,能一口气报出一大堆适合冲浪的海滩名。

他得意地告诉记者说,“冲浪运动在哈尔滨的爱好者太少了,我算是带动这个风潮的,很多圈内的朋友都是我带去冲浪的。你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活动……嗯,很简单,因为酷啊!我觉得冲浪是很有‘禅’味儿的运动,有时候你等了一下午,风平浪静,只好收拾东西回家;有时候看到一个不错的浪,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冲下海时什么都不想,但要是错过了后悔也没用,这就是人生!”

据了解,目前在国内,三亚是冲浪爱好者的天堂,张源在休假时经常去那里冲浪,他说驾驭足以摧毁船只的海浪,光凭勇气和耐力是不够的。好的冲浪者绝不是莽汉,对物理力学原理的掌握才是取胜的法宝。冲浪需要具备推波助澜的两个因素,那就是持久的海风和适宜的风速。人们通常使用的冲浪板主要有两种———长板和短板。长板可以给冲浪者创造更多的移动空间和浮力,但是驾驭起来不如短板方便。技术熟练的冲浪高手多选用长板,因为它可以充分发挥选手的创造力。

“作为极限运动的滑板,选手秀出一个个高难动作,耳边传来的是滑轮声,地面上留下的是滑轮痕。”赵刚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滑板,一边诠释自己钟情的运动,“我们看似另类,但是实际上,不管玩的人,还是看的人,都是从中体会运动带来的快乐。”

赵刚是哈尔滨工程大学的教师,10年以前,当时15岁的他跟这项运动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之后,之后的生活就在滑板上展开。“当初,开始玩的时候,身边女孩的尖叫激励我继续滑下去。”赵刚说,15岁的他依靠积攒的压岁钱,买了第一块滑板,从此加入让女生尖叫的人群当中。

冰冷的水泥地面可能让人觉得这项运动具有危险性,而赵刚说,滑板其实是自己跟自己过招和较劲,它没有什么对抗性,他玩滑板已经有15年之多,只是右臂和左脚两处韧带损伤,这是其他运动也难免的。

赵刚最大的乐趣就是到上海做滑板表演。出自澳大利亚专家设计师simon的新江湾城滑板公园,是世界上最难、最好的滑板公园,“当我找到这里的时候,我惊呆了。这里的设施和规模让人难以置信,就像是电脑游戏里的画面一样。这个滑板公园占地12000平方米,比以前世界最大的美国极限运动公园大3000平方米,是世界最大的滑板公园。”

滑板运动简单地可以分为街式和U槽,赵刚更擅长街式和花样,不过,他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是,作为一个滑板选手,不论你玩什么花样,不论你训练多么刻苦,首要的还是要具备天赋。

事实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越来越趋同于高档次的小众健身:高配置的体育器材,让人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良好的场地,让人身心舒畅;三五个好友结伴健身,在加深了友谊的同时,AA制的消费原则也让大家都感到轻松。为了养成一个良好的健身习惯,人们似乎更加注重科学化的健身方式,许多人甚至请了专职教练,龙女士是哈尔滨市一家设计院的工程师,平时一直坚持锻炼身体,被同事们戏称为“运动狂”,为了更科学化地健身,她让专家制订了一个健身“菜谱”,还特意买了一只运动腕表,随时监测自己运动的时间和心率。有着两年网球“球龄”的她也不再以高手自居,而是报名参加了一个培训班,让教练来纠正自己的一些错误动作。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意识到健身不能盲目,血红素、卡路里、有氧运动……随便拉住一位正在健身的年轻人,他都会讲出一大串科学名词,哈尔滨市各大书店,运动常识类书籍和光碟的销售额居高不下,问津者多为青年男女,他们中许多人还热衷于参加健身培训,有些年轻人甚至请运动专家为他们量身订做个性化的“健身菜谱”,休闲健身已经告别了平民化时代,迈向了科学和专业化的道路。

对于群众体育锻炼小众化的趋势,哈尔滨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祝平教授认为,这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后群众体育运动发展的必然趋势,经济的发展让人们的健康观念提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人们由挥霍健康转变为储蓄健康,由此衍生的健身心态、方法也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改变自己的不良生活习惯,加入到户外锻炼的行列。同时,他还指出年轻人健身要有恒、有序和有度,既不可好高骛远,也不可急于求成。同时他还提醒,年轻人在健身时要做好准备活动,防止发生运动性外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