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滑板受伤患上PTSD你会放弃滑板吗?

aka Wheelygooddoodles)由于一次滑板受伤对她的生活造成了翻天覆地的影响,坐上轮椅养伤,六个月里不断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大学毕业之后也因为受伤背负了一些债务,还有一些心理疾病也“找”上了她。

在这个期间,她创造了自己的艺术品牌——Wheelygooddoodles。

我们都知道滑板是一段自我之旅。本期【滑板废观点】DeniaKopita和Kim聊了聊她滑板受伤的经历以及它们对她的心理健康的影响。她们还谈到了在滑板公园做一个女滑手,尤其是初学者,你可以做些什么来克服对“尴尬”的恐惧,变得更加自信。

我在2017年创办了Wheelygood,当我摔断腿后,我开始画画,Wheelygood就这样诞生了。现在的我是一名插画家。我已经滑了三年了。

我在学校,还有其他事情上表现出了艺术天赋。但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尝试着做音乐事业,我特别喜欢Live和音乐。我喜欢尝试很多东西,Wheelygood只是我一种纯粹的乐趣。当我的朋友们都开始认可它的时候,我觉得我也蛮擅长这个的。

是的,挺不幸的。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很紧张,因为我真的不想吓到其他滑板初学者。但是我第一次受伤真的很不走运。

当时我正在学习Drop in, 但到了ramp另外一边的时候我就不知道怎么做了。我不知道怎么停下来,我摔倒了,我的膝盖和脚踝都受伤了。对于板场里的新手来说,这是一件不幸的事。之后我去了医院,一根金属棒固定在我的腿里,我只能坐在轮椅上等待我的伤愈合。

一开始,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因为我认为在六周内我的伤就能好。然而,我在医院遇到了很多问题。我的手术出错导致我需要再次手术。当时我的身体显然非常虚弱和不舒服,我感到非常不适,我的伤恢复的很慢。

由于所有的这些并发症,六个月的时间里我都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因为一次愚蠢的滑板受伤,让我的生活、我的工作和大学发生了戏剧化的变化。

最糟糕的部分是对我人生的改组。我当时还年轻,没有经济保障。我的父母没法在经济上支援我,靠着学生贷款死撑着。我的父母不住在伦敦,所以他们不能来医院,而我的朋友住在伦敦的另一边。

那六个月,我自己在医院里呆了很长时间。这里不会让你觉得健康和快乐,特别是当你经常处于“我会失去我的腿吗?我还能再走路吗?还是再也不能走路了?你还能走路多久?”这些困扰中。

我坐在轮椅上大概有三四个月,这很烦人。当我可以再次开始走路时,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又回到手术室。我不得不继续重新做一些治疗,这让人太沮丧了。

总共有三个。每一次都变得更糟,因为我的身体不舒服,它无法忍受被搞砸了那么多次。

之前在医院里,我一直和别人在一起,被别人不断地照顾——当我出院以后,我忘记了我以前的样子。我忘了我是谁,我忘了如何生活,我忘了如何独处。我吓坏了。整个人都垮掉了。所有的这些心理健康问题在我离开医院后立即向我袭来,就像扑面而来的雪崩一样。

每个人都经历过一些愤怒和创伤,但在事故发生之前,我没有经历过任何让我衰弱或对我影响如此严重的事情。

当我从医院出来时,我失去了自我,感觉真的很不开心。我注意到我真的很害怕这个世界。我很害怕一切,害怕死亡,害怕一切都会伤害我。我担心坏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的整个生活都围绕着保护自己而进行,那时我被诊断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焦虑,抑郁和强迫症。

起初,我开始注意到我在公共场所等方面有相当严重的焦虑。我开始担心很多我以前没有过的事情,所以我通过国家卫生服务(NHS)寻求治疗。它只有六次疗程,没有起太大的作用。我不得不等待很长时间,到我的第四次疗程时,甚至还没开始奏效,它就要结束了。这种治疗并不顺利,然后我在大学期间尝试了治疗,但我发现情况是一样的。

他们的态度就像是,“你又不是在一个你每天都被强奸的国家。”面对这种回应,我表示“???”

从那时起,由于这些治疗方式让人泄气,所以我想试着自己来。因为这些事,我的财务状况不稳定,没有钱去私人医院,但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接受这些治疗,因为这些治疗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或者说认真对待我这个患者。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试着做其他事情:瑜伽,水疗,冥想。但显然,当涉及到实际诊断出的精神疾病时,这些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是的,我开始了所有的插图制作。正好也是我离开大学的时候,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成年人,这很可怕,因为我的受伤而背上了所有的债务。我开始工作,通过Wheelygood获得了更多的钱,财务也更加稳定。最终,我能够支付私人治疗的费用,但也只有去年的时候(2020年)。

是的。我会画那些我想成为的人和我想要的东西,比如阳光明媚的日子去野餐;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一种人。有时我会画出我的感受或我那天的经历,还有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平衡,可以创造我自己的小世界。

我总是对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保持非常开放和诚实的态度。我最近才开始在我的网页上讲述这些心理健康问题从何而来。它们实际上来源于我的滑板事故。它们并不是都与此有关,但他们在那场事故之后席卷而来,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创伤。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对‘告诉别人我的滑板伤势影响了自己’而感到非常尴尬,因为很多人会说,“站起来。去滑板吧。”特别是作为一名女性滑手,如果说“我因为滑板而变得一团糟”,其他滑手会说,“你只是太弱了。”

这是我刚刚才告诉大家的事,我得到了许多回应,他们给我回消息说:“我也有同样的事情……我正在经历同样的事情,”当谈到滑板受伤时,这真是大开眼界,我们需要真正接受它们正在改变生活,你不必追求完美。你可以允许这些事情让你心烦意乱。

滑板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种让我理清思绪的方式,同时我通过它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当我受伤了不能滑板,我感到非常孤独和脱节。我的很多朋友都喜欢它,所以当我们不出去玩时,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像我想要的人。这真的很难,但最糟糕的部分是恐惧。我所经历的创伤后压力,并试图改变这种感觉,或者每次我去滑板时,我都可能再次搞砸我的整个生活。显然,自从我公开了我的事故以来,我一直在做一些关于我对滑板的感觉的治疗课程。

当我去滑板公园或滑板时,我会感到焦虑,我仍然会被触发不好的回忆。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喜欢这样做,但我仍然会感到非常沮丧,因为它带回了很多回忆。我可以在滑板公园度过最好的一天,学到很多东西,但如果我摔的不严重,只是撞到了膝盖,它也会触发我那些回忆。我认为这是一件很难处理的事情,因为当你在滑板公园时,你不想坐在那里哭泣,因为没有人真正理解为什么。他们会问:“你为什么哭?”我不会说,“嘿,不要介意我。我有PTSD。”如果因为这次事故,我再也不滑板的话,我的余生都会后悔。

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有时候我非常生气,我只想和其他人一样,像其他人一样生活。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可以接受你是与众不同的。你可以对抗它。你可以每天醒来后非常生气,以至于你压力很大,沮丧,焦虑,不能出门。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每天生气地醒来,但如果你有这种心态,你的生活将不会有任何进展。你只会讨厌一切,你会永远痛苦。

显然,每个人都有一些糟糕的日子,即使是最积极的人。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日子。我每天起床的时候对自己说,“我要过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当人们坐上地铁去一个地方时,我只会坐公共汽车,因为我不能那样做。当人们晚上去商店时,我会带一个人一起去。你只需要知道你在用自己的方式做事。你有自己的做事方式,这就是你的小世界。

归根结底,没有什么是正常的。你必须让自己正常的生活。很明显,有些事情是我想去做的。我希望有一个星期没有交流或者抑郁,但这不是我现在的生活。我正在努力变得更好,也许有一天我会的。也许我不会。在我好转之前,能怎么做?我无法与之抗争,我只能让它与我同在。

我还想提一点,越来越多的女子滑板队涌现无疑对作为初学者的我有很大帮助。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看到这些出色的女性代表改变了游戏规则,你不再感到孤独了。自从我重新滑板以来,有很多女孩拿起了滑板。有很多女孩在我这个水平上,还有那么多和我水平完全相同的人。还有些比我的水平还要低一些,他们羡慕我,我羡慕其他人。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到处都有女孩在滑板。

这不是一篇滑板劝退指南,只是想告诉大家滑板的时候戴好护具,注意安全,量力而行!

换块新板迎接盛夏:Black Knight《沙滩系列》上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