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2600亿!亚洲首富翻车了

近日,一则消息使农夫山泉登上热搜,让阔别江湖的亚洲首富钟睒睒一同被媒体聚焦。

事件的起因是:有媒体发现,农夫山泉旗下一款气泡水产品,充分展现了“大自然搬运工”能力,竟然搬到了日本福岛县。“拂晓白桃风味,拂晓白桃产自日本福岛县。”

说起日本福岛县,相信很多国人记忆犹新:“2011年,日本东北太平洋地区发生9.0级大地震,继发生海啸,该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受到严重影响,产生核泄漏事件,轰动世界。”

为避免日本出口产品存在“核辐射”,中国明令禁止从日本福岛县等10多个县采购进口食品、农产品、饲料。结合相关指令,农夫山泉气泡水拂晓白桃材料源头介绍显然是不合规。

面对各方质疑与舆论轰炸,农夫山泉随即微博发出紧急回应称,“拂晓白桃虽产自福岛,配料成分却没有任何关联,只是制造出一款口感相似的产品。”

这样的回复并没有让媒体及网友买账。回复之余也牵引出另一个问题:虚假宣传。

随后,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通报,再次证明了农夫山泉的造假行为:“拂晓白桃味苏打气泡水的生产原料根本就没有从日本采购。”

“大自然搬运工都开始造假、忽悠,还能相信谁?”多位网友在社交平台感叹到。

遥想年初之时,“大自然搬运工”何等意气风发,市值一度突破7000亿港元。

刚过半年,该公司市值就从高点一路暴跌2600亿港元。截至6月30日收盘,股价报38.95港元,市值4381亿港元,股价走势犹如过山车一般。

2020年,“水老大”农夫山泉上市即获得超高市值,股价快速增长,昔日给娃哈哈宗庆后打工的当家人钟睒睒更是以778亿美元身价坐上亚洲首富宝座,位列全球第8富豪。

进入2021年,一切都发生了改变,2月-4月,两个月时间,处在市值巅峰的农夫山泉股价就从天上跌到泥巴里。

这里有个标志性事件:将矿泉水从“深山老林”带到城市IPO的钟睒睒卸任法定代表人。

对于此事,彼时外界有两种声音:一是,钟睒睒长久以来非常低调,旗下业务繁多,想腾出时间做点想做的事儿;二是,获得巨大财富的钟睒睒准备套现离场,农夫山泉没有梦想。

钟睒睒宣布卸任法定代表人那天,农夫山泉发布了2020年全年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52.77亿元,同比增长6.6%。但营收相较2019年却同比下降了4.8%,为228.77亿元。其中,包装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均出现了收入下滑的情况。

针对营收下滑,农夫山泉表示,“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及2020年7月中国多个省份由暴雨引发的水灾,影响到其部分零售网点的产品运输和产品销售,部分零售网点暂时关闭。”

虽然农夫山泉包装水受市场环境影响较小,但中国饮料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包装饮用水产量下降了10.44%,意味着,农夫山泉想要在资本市场持续上扬,必须讲好一个新故事。

实际上,对于讲故事,农夫山泉在上市之前就讲过不少:从早期的包装水,到覆盖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等,这家公司想做的不只是个“搬运工”。

招股书中,农夫山泉透露了未来的发展计划:“探索海外市场机会,参与全球竞争。”钟睒睒还给公司设置了一个小目标,大概意思是:“走向世界,挑战可口可乐。”

从2020年全年财报数据看,农夫山泉除包装水外,其它营收占比较高的业务发展并不理想。

功能性饮料营收27.92亿元,较2019年下降26.1%,营收占比12.2%;

不过,很多时候有失落,就会有惊喜。本来不太被重视的气泡水等小业务却在2020年大爆发,收入达到10.54亿元,较2019年暴升了135.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