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蝴蝶”扇动全球原材料价格猛涨

编者按: 澳大利亚的煤矿因为加班生产连续出事,香港马路上的井盖不断被偷,美国萧条的钢铁小镇又恢复生机,过去两年来,中国迅猛增长的需求已经令全球各种生产资料的价格出现了大幅提升,连带着改变了上下游行业的生态。这是中国经济崛起的一个有力证明。问题是世界该如何适应这种变化,这种变化又将以多快的速度并向何种方向发展?

GE :请评估国内金属原材料、原油价格持续上涨的深层原因?对全球经济有何影响?

沈:引发金属等原材料消费快速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是消费金融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的引入。举债消费刺激房地产市场长期大幅增长,从而导致金属密集型产品如电器、供暖设备、空调、管件、器皿、汽车及公共交通运输的需求激增。

根据我们对需求方面的分析表明,当新兴市场国家开始发展消费金融市场并从而提高市场购买力时,尽管这些国家人均收入较低,其金属需求必将会大幅增长。中国于1998年首次引入按揭制度,消费者因而无需再为购房支付现金,这引发了一轮房地产建设热潮。该次住宅增长引发了与住房相关的金属密集型产品消费的大幅增长。据我们分析,尽管中国现已是全球最大的基础金属消费国,但随着人均收入的不断增加,中国仍具备强大的金属需求增长潜力。

陈:金属和原油的价格上涨,在国际原材料市场上被称为典型的“中国因素”,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中国经济的连年持续增长,造成了对金属和原材料的需求猛烈上升,影响了全球的价格,同时由于中国对全球生产资料的进口,又将这种价格的上涨传导到了中国国内市场。

以石油为例来看,美国能源部4月14日发表的2004年度《国际能源展望》报告指出,到2025年,全球能源消费量将比2001年增长54%。其中,工业国家的能源消费将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增长,而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能源需求将比目前增加一倍,占到全球能源需求增长量的40%和发展中国家增长量的70%。由于需求迅速增加,以2002年美元价格计算,世界油价到2025年可能上涨至每桶51美元。

很显然,中国作为一个异军突起的大型经济体,它的经济连年持续增长,必然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中国经济现在钢铁等金属的消耗已经在世界上排名第一,石油进口也迅速进展到了全球第二位,这一切对中国以至全球的金属和原油价格不可能不发生影响和冲击。事实上,中国作为一个生产资料全球性大买家的时代已经来临!

沈:在整个价值链里,上游就是把资源比如氧化铝、煤挖出来,再卖给中游冶炼公司,下游进行制造。这种情况下原材料大幅涨价,实际上上游公司利润空间将大大加强,中游的话会比较紧张,比如,氧化铝的价格在2003年涨了88%,电解铝中游的线%,因为下游制造业对它的支持作用有限。原因是金融风暴前,全球大的矿业投资一般是在280亿,亚洲金融风暴以后,一下跌了一半,每年150亿,新增的产能是完全不够的,所以需求对上游产业的拉动性很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国运输瓶颈作用很明显,每天运煤需要申请车皮7万个,铁路运输部门只能满足38000个,满足不了需求,公路现在的超载现象特别多,这样煤的运输就受到了很大影响,煤的需求价格就上去了。第三,上游公司国际性海运价格大大上升,中国矿业公司根据进口氧化铝来定价,进口氧化铝是到岸价,比如从澳大利亚离港费加上运费来决定,如果海运费大大增长,到岸价就大大增长,国内产值完全受益于海运费的增长。去年从澳大利亚到中国的海运费升一倍,这个支撑作用是中国上游公司享受的得天独厚的好处。现在政府很担心哪赚钱就一窝蜂往哪去,钢铁行业大家都知道投资过热。上游产业的利润空间还会增大。最后,我们看到盈利的方面,还要看到风险的方面。中国经济过热,要采取一些强有力的措施让经济脚步慢下来。现在很多东西都在涨价,有通货膨胀危险,国家没有办法,只有往上调整利率。

陈: 回顾这一轮的金属价格上涨,我们可以发现,在消费品这一端,价格上涨已经出现,但其烈度远不如生产资料这一端涨的更猛烈。今年第一季度,原材料和燃料的进口价格上涨8.3%,但工业品出厂价格仅上升3.7%。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2.8%,而固定资产投资指数同比却上涨了7.5%,表现出明显的不匹配。

现在,我国的优质钢材、电解铝等能源、原材料仍然紧缺,需要大量进口,价格步步上扬,但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并没有因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出现同步上扬,现在在价格传导上有了问题。对此,有人认为这是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必然结果,此话虽然激烈,但直指问题要害,如果宏观上只管投资,而不管最终产品市场上的种种问题,则原材料投资的火爆不可能反映到最终消费中去。这种情况下,企业的利润空间必将被压缩,投资回报的前景令人担忧,甚至可能使得投资人离场而去。

就金属价格的上涨而言,建筑、建材、汽车、消费电器制造等金属材料消耗大的行业所受冲击较为严重,而一些搞囤积的交易商也可能会遭受严重损失,因为在我国的市场结构中,强硬政策的出台,其影响和冲击会较为猛烈,这种情况下价格波动将很剧烈,而通常生产资料投机往往具有高进高出,不怕价高,只怕不涨的特点,因此极易因风险大而招致损失。就一季度全国钢材市场来看,已经呈现出了三个明显的特征:一是国内产量超前投放;二是从行情走势来看,初步显现上冲乏力、涨势减缓迹象;三是隐性库存增加。

由于以往中国能源政策上的缺陷,中国的能源需求显现出了爆发性增长的格局,石油进口一下子提高的很快,进口量现在已经排到了全球第二位,这种情况甚至对全球石油市场也造成了一定的震动。

与金属价格上涨的影响比较,原油价格上涨的影响更大。因为企业对能源的依赖是绝对的,你只要开工,就不可能不使用能源。而石油价格的上涨,其影响远远不止于企业,在消费领域,如果汽油价格的不断上涨,人们对大排量汽车的热情就会迅速下降,因为近年来汽油价格已经上涨了30%左右,这样的增长幅度不可谓不大,消费者对此不可能无动于衷。而最终结果,可能就是逼使汽车制造企业调整自己的生产计划,重新确定车型,改而生产利润率更低的小排量轿车。

事实上,石油价格的持续上涨,在宏观上,可能使得经济增长的速度减缓;在微观上,可能使得产业结构出现调整,高耗能的项目,高耗能的产品,产销未必会顺畅,企业利润空间萎缩,而物流成本大幅增长。不能不承认的一点是,能源是经济体运行的真正血液,能源价格的上涨将会涉及一切行业,没有一个行业可以置身事外。

GE :今年上半年汽车行业12家国有厂商的利润率都在下调,主要原因是原材料的上涨。那么原材料的上涨是否会影响中国工业企业竞争力的减弱,进而导致中国工业产品出口的下降?

沈:从基本面来看,这是一个逻辑推断。如果原材料价格上涨,出口价格上涨,竞争力肯定会下降。但从第二个角度来看,当经济周期往上走的时候,企业的定价能力会相应提高,因为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也相应增加了。1999年 、2000年纳斯达克冲高点的时候,对各种行业都有正面的推动作用。汽车行业是个行业性问题,行业竞争加剧,一再降价,原材料的增长相对比较慢,那它的盈利空间就比较大。在这个行业里,品牌是很重要的。比如广州本田,本田的品牌是非常强,在美国这个汽车行业非常成熟的情况下,它都能够大量增长,说明它的品牌含金量很高。

陈:国内企业对国内外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应该保持冷静、客观的看法。因为从趋势上看,价格水平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是中国经济增长必然的一种结果,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起落,全球生产的价格也会发生起落,企业对此只能去适应,不能对抗,或是盲目地冀望价格下降。

另一方面,中国企业也要看到,全球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也有个适应的过程。现在各国对中国的反倾销此起彼伏,这就表明这种适应还在继续当中。

能源领域一个有趣的例子是中国对欧盟的焦炭出口,中国在世界焦炭市场上的份额很大,有人说在焦炭领域,中国的地位相当于石油市场的欧佩克组织。而欧盟对中国的焦炭出口,一年之内两次威胁要到WTO组织中“解决”,而理由是完全相反的。一次是说中国的焦炭出口量太大了,压低了焦炭市场的价格;另一次是说由于中国控制焦炭出口,结果导致焦炭价格狂涨,欧盟企业已经受不了啦。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不至于全面大幅调升全球生产资料的价格,因为世界生产还是会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进行自然调节,逐渐适应中国经济增长产生的生产资料需求。在历史上,日本钢铁业的崛起,也曾带来市场的波动和美国的抗议,但此后美国的钢铁生产逐渐减少,让位于日本钢铁企业,生产资料市场于是在一定程度上又回复到了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